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

前言

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

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

随着非标爆雷越发频繁申毅投资,投资人对该领域的担忧情绪持续攀升。但即便如此,依旧不愿意离开这片雷区,而是神经紧绷地摸索,试图发现雷区中的安全边界。

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

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

为什么不离开呢申毅投资?仅仅是因为收益高吗?

先前跟一位高净沟通,他在前两年接连踩雷互金、明股实债、票据基金等产品,3000多万灰飞烟灭申毅投资。但今天我们沟通时开口的第一句话仍旧是:最近有哪些安全的非标?

我说你都雷了几千万,怎么还继续投非标呢?

他顿了顿,告诉我:不投资,资产会缩水。

没错,按照我国M2的发行速度,不投资的确会缩水。可是这踩雷的3000万,够你缩10年的了……

1- 非标固收存在“先天缺陷”

无论包装成什么形式,非标本质是债,而且是借贷行为产生的债。

既然是债,必然有坏。银行的主营业务就是吸存(借款)和放贷,每年都有好几万亿的坏账。更何况其他的机构和财富公司呢?

而我们当前看到很多投资人之所以在外面到处爆雷还继续认购某家财富公司的非标,最大的理由就是:我已经买了好几年,之前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嘿嘿。那些倒下的财富公司,在蓝底白字之前也从来没出过问题呀!

先不讨论别的,就问你自己一个问题:生意上缺几百万资金,你会去问银行借,还是向高利贷借?

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吧。能借6%利息的钱,没人傻到去要融资成本超过15%的钱?所以,企业能从银行得到足够的贷款,就没有必要再跑出去融资。进一步可以知道,那些去财富公司发产品融资、去借P2P的企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水准。

2-究竟有没有“安全的非标”?

当然有,但你愿意买吗?比如华为的一款3年前的员工受益权产品,收益4%多一点(3年期 哦)。真的把这个产品推荐给你的时候,心思又开始活络了:能不能找一找收益更高些的,安全的非标?

即便你愿意买,问题是哪家财富公司的老板愿意卖?打包价4%出头一点,佣金怎么算?没有佣金,销售自然就没动力了。

所谓“安全的非标”,确切来说是指“即便违约也没关系的债权”。

为什么没关系?因为有人兜底呀!

所以,投资人在买产品的时候都希望对方是国有背景,上市公司,财力雄厚,官员站台,其实心里要的就一个东西——违约了,有人可以兜底。

而在当下中国财富行业的市场边角区域里,兜底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不出事的时候呢,不用兜;而出了事情之后呢,兜不住。

上述说到的华为,你担心它违约吗?至少目前是不担心的,因为这家企业太牛逼了。2019年销售收入8000多亿,净利润600多亿,有2000多亿的现金储备。

这还需要兜底吗?

对比下网信,当时宣称也是千亿级资产规模的公司,发行产品里中都有担保、兜底。现在呢?兜得住吗?

近两年无数的案例告诉我们:从不用兜到兜不住,往往就在顷刻间。表面正常的财富公司,突然爆发出整体性风险,让投资人来不及反应。

这也意味着,任何表面的繁荣和光鲜,好听的言辞,哪怕是一张担保函,都不能作为“安全”的判断标准。

因为当投资人在追求超过银行贷款利率水准的收益时,就不要指望“安全”了。

3-对非标固收的错觉

坚持在非标固收雷区里探索安全边际的人,认知上往往伴随着一些错觉。

错觉1 没有波动 = 没有风险

同样一家公司(融资主体),比如海航吧,它发行的债券和金交所的定融。在刚出问题的时候,海航债券的价格一定是会波动的。对应地,持有海航债券的基金的净值一定会波动。这就会让投资人的感觉很不安全。

同时,认购金交所定融产品的投资人则不会太着急。因为定融计划作为非标,没有相应的估值标准,到最终海航违约兑付之前,理论上这产品还没有“出问题”。这个时候,人们就会自己给自己“打气”,到处寻找信息,并将这些信息理解成利好,以此得到心理上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并不来自于客观事实,而是主观上的视而不见。

如果“看不见”能够等同于“没有风险”,那么瞎子将是这个世界上投资最厉害的人。

错觉2 非标固收的收益高

对于收益高不高,不能只看绝对数值。

比如一个月能赚100万,感觉很多。但你要看这100万是怎么赚来的?为了赚这100万,究竟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承担多大的风险?

相对安全的非标固收,可以银行的理财R2类的收益线为基准。当然,大小行之间存在一些差异,取中值5%。

如果觉得这个不够高,投资人可以选信托。头部信托底层资产的确优质,收益6.5~7之间,提升了1.5~2个点。如果觉得还不够高,选择尾部信托公司的产品,再高1~1.5个点,8~8.5。

还不够。嗯……看看金交所,平均可以做到10。

从银行的5%,到金交所的10%。收益提高了5个点,但是风险呢?

风险增加的幅度远远超过收益!

如果单纯地看金交所产品,10%的年化收益是可以令人满意的。但从增量角度来看,用本金损失的风险去博那5个点的增收。

举个例子大家就看清楚了,就拿诺远来说吧,2018年崩了。买债盈宝的投资人,2年里拿到利息加上最后兑付比例35%,大约是55%左右。假设你有100万,原来的剧本是觉得5%的理财太低,买债盈宝2年下来可以多10万。但现在事实是,你只剩下55万;而如果当时选择买的5%,现在是110万。也就是说,实际上投资人是在用亏损45万的风险来博多10万块钱的收益。

这个投资决策是否划算,自己可以算一算。

我们总想着以小博大,但实际上都是在以大博小。

换个角度看一看,想一想,非标固收的收益,究竟高吗?

错觉3 没有别的方案可以替代非标固收产品

还是那句话,这个市场上有很多“好东西”,只是投资人不知道而已。

为什么投资人不知道?

第一个原因,无利可图。

卖非标太容易了,上嘴唇碰下嘴唇,哄好客户签单,佣金到手。但如果你用证券基金组合去代替非标,复杂度很高不说,更关键的是没钱赚。

按照当前业内的行情,理财师如果不收认购费。这单子做成了,也没啥好处。并且,今年进来的单子,明年不给提成。这就逼着理财师不断地拉着客户去换新基金,换得多了,就容易踩空。

第二个原因,复杂度高。

如果想要找到替代非标的金融工具,要求对证券基金和庞杂的策略有深度的理解。这些专业知识和研究能力,理财师并不具备。

这近1年里,我跟大量的理财师进行沟通,发现不少理财师对当前财富市场已经有了清醒的认知,希望能够帮助客户向标准化产品转型,但是:

虽然他们真心为客户资金安全着想,不愿意卖自己公司的金交所,但就是无法说服客户进行转型。

而有些理财师仅仅是客户的产品信息提供者,对客户的投资决策没有任何影响力。

再者,不少客户因为习惯了非标,对净值化产品不信任、有误解,提出的很多常识性问题,理财师竟无知识储备回答!

这些林林总总的窘境,无不反映出客户对理财师当前专业能力的不信任!

无利可图导致理财师没有积极性,能力不足又导致理财师无法将非标替代落地。时间拖得久了,一道巨大鸿沟便形成,很难再迈过去。专业上的这道坎儿,不仅成了理财师的障碍,也是客户的障碍。

4-非标固收的替代方案究竟有没有?

当然有。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用数据说话,用图形表达,这样最清晰最直观。

这个策略是针对极度风险厌恶者——用最大亏损1.5万元的可能性(记住,是可能性),去赚取一年8%的回报(费后)

什么叫极度风险厌恶者?

一点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在理论上不成立的。如果对风险的承担是零,任何波动超过零以上的波动无法接受,即使是千分之三都觉得是损失的话,就老老实实在银行存定期,这是最安全的方式。

但凡比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收益高,一定超过零风险。所以对于这种极度风险厌恶者,可以去选择历史上最安全的银行。

但客户如能够接受100元钱最多亏两块钱,也就是亏损2%的话,量化中性策略基金非常适合。

顺便提一句,如果你(投资人)想管理好自己的资产,如果你(理财师)想服务好自己的客户,就一定要将视野打开。首先认知要到位,基础知识要扎实。如果长期拒绝一些事实上的新信息,就会变得特别蠢。

很多客户在固收产品屡屡爆雷之后,依然在雷区里寻找所谓的好产品。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主观上不想离开自己的舒适圈,由于长期拒绝学习,导致没有能力进步。

为什么向极度风险厌恶者展示这一类产品?

这家公司叫申毅投资,从第三个红框可以看到,它是中国最早的量化基金公司。作为最早的公司来讲,产品的历史业绩长达十年之久,它用10年的真实历史数据来向你证明前两个红框的数据。

第一个红框是产品从成立至今,每年的年化收益能够给到客户10%,与非标固收不相上下,而最大回撤仅有1.52%。

最大回撤就是在选定周期内任一历史时点往后推,产品净值走到最低点时的收益率回撤幅度的最大值。也就是说,即使运气特别差,在净值最高点买进去,最低点走出来,最大损失也只有资金的1.52%。

十年历史业绩数据足以作为客观的参考,这些数据可以度量投资的收益和风险的范围,某些情况下最大亏损不超过2万,而持续持有的情况下,收益绝对不输信托产品。

这是一个例子,另外也可以通过策略组合来平滑投资的波动。这会同时涉及好几个基金策略,好几个管理人和产品,复杂度比刚才更高。

我们简单来看个例子,这是在5月份探普第1期特训营里制定的一个组合方案,当时考虑到大部分参训学员的客户已经在非标固收(信托,金交所)上配置了很多,希望能够将一部分资金替换出来,逐步过渡到权益类基金上。

由于对比参照是没有净值描述(看似无波动)的非标,所以考虑组合的时候非常注重回撤和波动率的控制。当时使用了申毅投资套利策略,远澜的CTA策略以及国金的市场中性策略,按照权重55%,21%,24%来配置。

为了展现组合在不同市场环境下的表现,选择2018年和2019年,包含牛、熊不同市场环境的两年作为回测区间,2018年下半年熊市,组合取得7.35%的正收益,同期中证500指数下跌18%;2019年牛市,组合上涨14.64%,同期中证500指数上涨26%。

跑出来的净值曲线(基金业绩)是这样:

该组合最大回撤1.03%,同期中证500指数最大回撤24.3%。我把组合其他的指标数据都贴在这里。如果看不懂指标也没关系,我们在6月1日开始会开设私募证券基金的基础训练营,帮助大家把这方面的专业基础夯实。

5-什么样的人做不好投资?

投资亏了钱都是有原因的,做不好投资的人往往带有三种共性:第一,缺乏独立思考。第二,基础知识薄弱。第三,轻视投资风险。

缺乏独立思考是社会的通病,典型的表现主要有:从众心理、不愿意打破陈规和路径依赖。听什么信什么,从不去自己动脑思考判断,这类人往往会在庞氏骗局去接最后一棒。

5月头上,海银财富有客户闹事的录像。我一直秉持这样的观点,虽然投资人和理财师在WQ,

但他们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受害者。这句话不仅仅放在海银,还可以放在网信、放在诺远、放在纳泓、放在所有无脑者的身上。

从e租宝案件到今天,P2P爆雷几千家,财富公司也数百家,难道理财师和客户对产品背后的问题真的一点都不知情?除了少数,大部分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存在侥幸心理。所以最后栽在最后一棒,只能说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

即便今天没亏在海银,以后也可能亏在保健品。

大部分客户欠缺金融和投资方面的基础知识,甚至是缺乏常识。以一百万的风险去博五万的收益是不划算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没几个客户明白。对于解决方案,又总以搞不懂的理由推辞,杵在原有的雷区中,背后的逻辑就是拒绝学习,拒绝成长造成路径依赖。

很多客户只看到固收产品中以100万本金博多5万收益的“机会”,却没意识这种“以大博小”的冒险方法有问题。那是因为只看见眼前的小利益,忽视了背后隐藏的风险。

有个股票型基金在去年一个月内翻番,客户一看拉升就马上投进去,却看不见历史业绩的回撤甚至高达50%以上,从来不去思考用多大的风险去换取所谓收益翻番的机会。

当你忽视风险的时候,风险就会来把你的收益榨干。问题暴露的时候,再做准备已经来不及了。

本文版权由财经博客拥有,转载清署名!:财经博客 » 申毅投资:为什么爆了那么多雷,还在继续买非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