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

2012年11月25日12时48分,用生命践行航空报国的优秀代表罗阳执行任务时,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心源性猝死,经抢救无效,在工作岗位上因公殉职,终年51岁沈飞罗阳。

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

罗阳简介:男,汉族,中共党员,1961年6月出生,2012年11月去世,辽宁沈阳人,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原副书记沈飞罗阳、董事长、总经理。作为航空工业沈飞的“掌舵人”,他胸怀报国强军赤子之情,创新提出“十个统筹”发展思路,推进管理创新、技术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等,推动企业经营模式转型,提升企业综合实力,带领沈飞迈入持续跨越发展的快车道。任期内企业营业收入、工业总产值等主要指标跃升39.5%,利润跃升61.8%。担任多个型号研制现场总指挥,带领沈飞完成了歼—15舰载机等多个重点型号研制并成功实现首飞和设计定型,推动军用战斗机研制取得重大进展,为国家航空武器装备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被追授“航空工业英模”荣誉称号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等。

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

罗阳去世后,本报特派记者第一时间赶往沈阳,各界群众含泪送别罗阳的一幕至今令人难忘沈飞罗阳。

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

沈阳在心痛

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

按理说,这个时节的沈阳是不该下雨的,要下就下雪,但前天晚上的沈阳,竟然下了好大一场雨。雨未停,又飘起了雪花。当我们昨天上午赶到沈阳的时候,没有扫过雪的地方,结着一层冰。

我们知道,这是沈阳在心痛。从机场到市区,从市区到沈飞集团,我们和每个遇到的沈阳人搭话:“您知道沈飞的罗阳吗?”有好几位市民说:“说实话过去真不知道,这几天才知道。好人呐,可惜了!”有位出租车司机说:“咋不知道?我姐夫就在沈飞工作。人家罗阳是从技术员干上来的,实力派!和我同庚,这么早就走了,心疼!”

家里,仍是15年前的装修

“罗总,您一路走好!”走进沈飞集团,我们一路看见黑色的横幅和神色凝重的员工。

这本来是喜庆的日子:歼-15“飞鲨”舰载机在“辽宁舰”上成功起降。就在全国人民为之欢欣鼓舞的时刻,研制现场总指挥罗阳却因突发心肌梗死不幸殉职。

沈飞集团公祭罗阳的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挽联上写着“鞠躬尽瘁为中华复兴,殚精竭虑铸航空大业”。记者赶到沈飞集团的第一件事,就是代表报社同仁向罗阳同志的遗像鞠躬致哀。航空报国的英雄,我们敬佩您!

沈飞党委书记谢根华告诉记者,罗阳是11月18日上“辽宁号”的。整个试验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按理说,飞行甲板的人员控制是非常严格的,但为了掌握确切的数据,罗阳有时距离起飞的歼-15只有20米,感受着飞机起降巨大的轰鸣。11月25日早晨,他的身体已经严重不适,平时每天6点准时起床的他,破例没有去吃早饭。下舰后回到房间,实在撑不住了,他才倒在床上。谢根华发现后,立即派人将他送往仅几公里外的大连市友谊医院。在距离医院大门还有100米左右,罗阳就喘不过气来,医护人员当即在医院门口大厅就做起了急救,但最终还是没有救回来。

沈飞上上下下的员工都说:罗总是太累了!

沈飞集团总工程师袁立和罗阳同事了二十多年。他说,罗阳年轻的时候,是个非常爱好运动的人。1米78的个子,在北航读大学时,就是排球队长。在飞机设计研究所的时候,也是排球队的主攻手,每一记扣球都非常有力。那时,哪怕在上下午做15分钟工间操的时候,他们都要到排球场去打几个回合。直到两人都先后到沈飞集团工作,工作实在太忙了,才慢慢告别排球场。

正直、诚信、敬业,这是罗阳人格魅力的重要元素。正是这独特的人格魅力,以及开阔的思路和过硬的专业知识,使罗阳成为“国防科技工业创新领军人物”、“中航工业优秀领导干部”。“他做事不在乎个人的利益,他在乎的是国家、集团和员工的利益。”袁立说,罗阳到沈飞当领导十年,上上下下对他没有任何非议,从来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这非常难得。因为要做好总经理,首先要做好人。你是好人,大家才服你、才帮你。歼-15项目至少进行了10年,其中有多少挑战和压力,他是最先扛的。有一次试验出了问题,虽然后来查清了问题不是出在沈飞,但当时沈飞就得承担责任,沈飞的责任谁来承担?罗阳自己把责任担了下来,因此被扣罚了1万元。他看重的不是个人的委屈,而是早日完成歼-15翱翔海天的使命。

袁立说,罗阳不抽烟,平时基本不喝酒,从来没有看到他自己找酒喝。平时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他就吃碗面条。他俩是一栋楼的邻居,平时晚上想起工作上的事,袁立就直接去他家。罗阳家迄今为止,还是1997年搬进去时的简单装潢,站在他家里,想不到一个年销售额超百亿元的集团老总,床头柜的抽屉都还是歪的。罗阳和他爱人,都不讲究生活享受。不讲究生活享受,才能做好国有企业的老总。听上去这是大话,但在罗阳这里就是现实。

现场,从不坐着听下属汇报

沈飞集团三层的“白楼”,是集团机关之所在。罗阳生前的总经理办公室,就在二楼。平时,只要罗阳不出差,这里的灯都要亮到深夜。

走进罗阳的办公室,只见墙上挂着一排沈飞集团几十年来研制的各种型号的歼击机的照片:歼-5、歼-6、歼-7……一直到歼-11,会议桌上摆着歼-31“鹘鹰”的模型。在这里,既可以回顾沈飞集团这一我国“歼击机的摇篮”的光荣传统,也可以感受到沈飞人“航空报国,强军富民”的追求和信念。在他座椅后的书柜上,还放着一排沈飞研制的军机和民机的模型。

沈飞集团零件生产部部长李长强告诉我们,11月8日,是他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是罗阳最后一次到他们的生产线考察。早上8点,李长强来到罗阳秘书任仲凯的办公室,请罗阳去生产线视察。任秘书告诉李长强,罗总上下午和晚上都有会,可能去不了。可在9点10分,李长强突然接到任秘书的电话,说罗总开完早上的会就会赶过去。果然,罗阳接连走访了13厂、17厂、12厂、18厂、45厂、数控加工厂等6个车间,考察了团队建设情况。在生产车间,他看见了一批年轻人,尤其是在得知有来自清华的毕业生之后,他饱含深情地说:“你们辛苦了,谢谢!”先前,集团领导曾建议李长强安排摄影师为罗阳照几张相,但李长强想,罗总平日做事低调,就搁置了这个建议,“我真没想到罗总突然就倒下了。已经再也拍不到他和生产线在一起的照片了!”这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沈飞集团每周都要开一次经理办公会,会上,罗阳总是叮嘱大家:“遇到难题,不能只问一个为什么,要问五个,要看出问题背后的问题,不要仅仅局限于表面的现象。进行数据分析时,一定要从中发现规律。”在对生产线的考察,以及对简报、数据的搜集之中,他始终贯彻严谨的工作态度,琢磨出了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在沈飞全面推行精细化、规范化、严格化和标准化管理。

新机试制部副部长欧阳告诉记者,罗总是位实干家。最近半年来,罗阳到他们新机试制部视察工作,前前后后来了44次。在厂里,他就穿着工作服;到试飞站试飞时,有时外面摄氏零下三十多度,他和员工一样穿个大棉猴。他到现场来,不是坐在那里听下属汇报,而是走到一个一个岗位上问问题。所以很多年轻的员工,刚开始听说来了个集团的老总都特别紧张;他来过后,年轻人都特别喜欢他,觉得他不是“官”,在这样优秀的人手下工作有奔头。

有一次,罗阳在现场发现了有员工失职的行为,立即把厂领导叫来声色俱厉地批评了一通。欧阳正想向他汇报管理上的一项创新,看他在“火头”上,不敢上前汇报。没想到,罗阳得知后,马上高兴地说:“给我看看你们的创新。”因为打印的图纸有一米宽、十多米长,没法挂墙上,只能铺在地上,罗阳毫不在乎地说:“我可以蹲在地上看。”说罢,他真的蹲在地上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看完后,他鼓励欧阳他们说:“飞机跨代,是要有先进的设备和工艺技术来保证的,希望把新的管理技术推广到更多的领域。”

欧阳清楚地记得,罗阳最后一次到他们新机试制部来,是11月3日。那天,他们完成了又一个新机型的首飞。这是自10月30日实现歼-31首飞仅仅4天后,又一个新机型首秀。

4天里两个新机型首飞,这在沈飞的历史上还没有过。更何况,歼-31是跨代的隐形机。

但欧阳这天没和罗阳说上话。罗阳的秘书任仲凯告诉欧阳:“罗总这几天累坏了。”欧阳看着罗总远去的背影,发现他好像又瘦了。

欧阳说到此时,又一次哽咽。我们采访的多位沈飞人,都这样,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我们记着记着,也难以平静。 (本报沈阳11月29日专电)

罗阳远行,飞鲨“护航”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化悲痛为力量,完成罗总未竟事业!”29日上午,顶着零下13℃的严寒,来自沈阳社会各界的数千名群众一身素衣,拉着悼念横幅,在沈阳回龙岗革命公墓送别罗阳。

10点,中国歼-15飞机研制现场总指挥,沈飞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罗阳的悼念仪式在回龙岗革命公墓回龙厅举行,来自军队、地方和航空业界的各级领导,罗阳的同事、生前好友,以及社会各界群众共3000多人来到现场送别。

寒风中,数千人送英雄

罗阳的家位于他生前工作过的中航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的家属区。家属区道路两旁路灯杆上悬挂着许多黄白色花环,栏杆上“罗总一路走好”的横幅,表达着大家的哀思。

早晨7点55分许,罗阳的女儿罗靓手捧父亲遗像和灵牌走出家门。在她身后,罗阳的妻子王希利已泣不成声,悲痛难抑。为了强国之梦经常出差的丈夫,在“辽宁舰”上给她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后,再也没能走进他所热爱的家门。

几乎所有的小区居民都知道上午的悼念仪式,很多居民自发赶到罗阳家门前站成两排,他们中有老人,有青年,还有过去的同事。在沈阳清晨的寒风中,人们用无言的泪水送别这位过去默默无闻的英雄。

罗阳的灵车没有直接驶往回龙岗革命公墓,而是前往沈飞集团他所熟悉的厂房和车间。厂道旁,沈飞的数千名员工目送灵车驶过。

在回龙岗革命公墓回龙厅的正中央,挂着罗阳同志的彩色遗像。他一如往常谦和地微笑着,望着他的亲人、同事和朋友。沈飞集团宣传部领导李长三说,罗阳生前的大多数工作照,都是穿着工作服的;这张照片上罗阳神采奕奕,沉稳谦和,正是沈飞人熟悉的罗总。

上午10点左右,哀乐响起,悼念仪式正式开始。回龙厅内气氛庄严肃穆,中航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林左鸣致悼词,他说,罗阳1961年6月29日出生于陕西西安的一个军人家庭,正好与沈飞的创建时间同月同日。30年来,他把全部的心血和智慧都奉献给了党和国家的航空事业,用生命践行了“航空报国”的铮铮誓言。

正直,是听到最多的评价

从11月26日沈飞集团设立公祭堂以来,来自全国各地自发为罗阳送行的各界人士已经超过1万人。公祭堂门口的登记处,登记悼念人员信息的记录本已经更新了好几本。

回龙岗革命公墓外,有很多自发赶来送行的人。在他们心中,罗阳不仅是沈飞的英雄,还是沈阳的英雄、中国的英雄。60岁的老大爷张广山买来了鲜花,和单位的6个同事一起赶了20多公里路来见罗阳最后一面。他告诉记者:“我没见过罗阳,但这几天看了媒体对他先进事迹的报道之后,觉得他为了中国的国防事业死而后已,是中国的英雄,我佩服他,一定要来见他一次。”

在悼念活动现场,空军试飞大队大队长李国恩告诉记者,沈飞近期研制的许多新机型,包括在“辽宁舰”上起降的歼-15“飞鲨”,都是由他首飞的,因此过去和罗阳在工作上接触很多,他对罗阳的为人非常感佩。作为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罗阳要管那么多事,为什么非要上“辽宁舰”试飞?李国恩说:“因为这次试飞太关键、太重要了,着舰起降涉及战机的设计、制造和航母等很多方面,都需要他这个总指挥来亲自协调。他太累了,不是被一件工作、一个项目累垮的,而是被长年累月的高强度工作累垮的。他是一个敢挑重担的人,为我国的海空军、为\”飞鲨\”成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罗总远行,我们\”飞鲨\”要为他护航!”

飞机设计研究所的王斯彰,从1992年起就和罗阳在研究所共事,他说:“罗阳留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正直。谁和他在一起工作就会明白,我们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干部。”

正直,这是我们在沈飞集团、在沈阳听到的人们对罗阳最多的评价。在利益多元化的今天,正直,这个中华民族公认的美德,并没有过时,依然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共识。

新型号,新目标,新出发

在沈飞的厂房里,更多的员工在上午10点哀乐响起的时候,默默地放下手中的工作,俯首向他们尊敬的罗总致哀。

新机试制部的同事在厂房里举行了简朴的悼念仪式,副部长欧阳告诉记者,她今天上午没有去回龙岗革命公墓,是因为研制新机型的工作很紧张,“罗总走了,我们更不能松劲。”

她告诉记者,为什么把歼-31称为“鹘鹰”?因为我们的歼-31是只“有骨气的鹰”。

平静一会后,欧阳接着说,“我们项目组是24小时不停的,食堂一天要做5顿饭。当时,罗总就关照食堂,伙食一定要搞好。他知道我们有的技术人员和老师傅有糖尿病,就关照食堂少做米饭,改为馒头面条。他还让厂医每两天就来为师傅们检查一次身体,量血压,免费送药。但谁想到,他自己都没有时间去医院检查身体……”

就在记者采访欧阳的时候,厂区上空又响起新机试飞的轰鸣。

记者问沈飞集团总工程师袁立:“歼-15\”飞鲨\”在航母上起降成功,是否意味着该项目已经大功告成?”袁立说:“沈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看机身的涂装就知道,这还不是正式交付海空军的战机涂装。我们的歼-15将进入批量生产。只有我们的舰载机真正形成战斗力,这个项目的研制才大功告成。”

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罗阳,千千万万个罗阳正在走来!

(本报沈阳11月29日专电)

武汉四十三中师生追忆罗阳:当年高考物理考了95分

“向航空报国英模——我校78届校友罗阳学习”。今天下午,位于武汉市汉口区古田二路的武汉四十三中在学校大门口挂上了一条横幅,表达全校师生对这位校友的深切缅怀之情。晚上,罗阳当年的老师与同学举办了一个追思会。

34年前,也就是1978年,罗阳在四十三中读了三年初中、两年高中后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学院。

武汉四十三中校办主任熊凌拿出了学校资料室保存的学生花名册档案袋,打开已经泛黄的“四十三中七八届初中、高中在籍学生名册”,翻到第56页,记者在高二(甲)班学生名单里看到了“罗阳”的名字,排在第13个。

熊凌对本报记者 说,2007年学校50周年校庆的时候并不知道中国航母舰载机歼-15项目总负责人、研制现场总指挥罗阳曾经在本校读过书,以为只是同名同姓。昨天上午看到报纸上的有关报道时,有老师说这个罗阳可能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随后学校领导派人寻找相关信息,最终证实罗阳就是当年从四十三中毕业的学生。

同学:“为人非常真诚,很容易相处”

“看,最后一排左边第二位就是罗阳。”晚上6点半,罗阳的高中同班同学、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张民专程从家中赶至四十三中,送来了两张他珍藏多年的照片。

这张已经泛黄的照片上共站了五排学生,是一张近百人的合影,最后一排后面是一面团旗,照片上面写有“四十三中七八届团员合影,1978.7.25”字样。

还有一张照片,是两位女同学、三位男同学的合影,站在后排中间的罗阳拿着一面团旗。张民清楚地记得,这是高一时班级团支部在武汉东湖搞活动时拍的。

今天晚上赶到四十三中的罗阳多位同学证实,高中毕业时,他们所在的班级并没有拍毕业合影照,团员合影照片应该是当时校团总支组织拍摄的。限于条件,学校没有罗阳当年的任何影像资料,张民保存的这两张照片显得弥足珍贵。

在武汉市一家法院工作的危建国是罗阳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他说,看到网上的信息后,觉得照片上的人非常像自己的同学罗阳,但还有点将信将疑。直到多名同学证实之后,他才不得不痛心接受事实:“我们从高中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他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更没想到他英年早逝,太可惜了。”

“当年的罗阳长得很斯文,现在的相貌没有太大变化,就是人长胖了一些。”在武汉市公安部门工作的罗汉喜指着照片上的罗阳说,“我们是武汉市第四十三中学七八届的高中毕业生,从初中到高中同学5年,上学时两人的家住得很近,相互之间也非常了解,经常在一起下军棋与象棋。”

罗汉喜说,罗阳是部队子弟,当时随父母来武汉,就在部队大院附近的四十三中读书。在罗汉喜的印象中,罗阳性格有些内向,为人则非常和气、真诚,很容易相处。他的穿着也很素,从不讲究。在学习方面,罗阳的积极性非常高。

据罗汉喜介绍,1978年,罗阳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学院,他自己落榜了。工作后的罗阳还有他的父母都回到东北老家,没有再回过武汉,所以毕业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联系过。

老师:“总坐第一排,上课特别认真”

今年71岁的湖北省特级老师许定璜是罗阳高中时的物理老师,在四十三中教了20多年物理,后来调到省重点中学武汉四中工作。

许老师今天专程回到四十三中。他说,看到众多媒体上的报道,他心中预感:罗阳就是自己当年的学生,因为姓名一字不差,高考时考入北航、从事飞机相关工作等信息也一致。可新闻里说罗阳是辽宁人,相关经历又是从大学开始的,一时拿不准。最后他跟学校一联系,不想正是当年高考物理考了95分的罗阳。

30多年过去了,许老师仍然记得,“罗阳讲一口普通话,总是坐第一排,上课特别认真”。印象最深的是那年高考,当时物理满分100分,罗阳考了95分,这个分数不光是全班第一名,而且还是全区第一名。”

罗阳进入北航后,许定璜再没见过他。1998年,四十三中七八届学生办了一次毕业20周年聚会,罗阳没能参加。许定璜说,可能是罗阳从事的相关专业不便参加。

“他今年才51岁,本可以为国家做更多的事情。”许老师很伤感,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罗阳的消息,他却已悄然离去。

今年76岁的王世箴老人是罗阳的高中班主任,教数学。由于身体原因,王老师今天没有到学校来。在电话中,王老师告诉记者,印象中的罗阳学习非常认真,很踏实。由于当时考大学的机会不容易,加上高考复习非常紧张,罗阳几乎全心扑在备考上,成绩在班上一直是名列前茅。“读书时,罗阳养成的这种踏实认真的学习习惯,也被他带到了以后的工作当中,所以成就了大事。”王老师说。

作者:郑蔚 钱忠军 赵征南

编辑:赵征南

本文版权由财经博客拥有,转载清署名!:财经博客 » 沈飞罗阳:改革先锋|罗阳:沈阳的天为他落雨 歼15飞鲨为他“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