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2月连续两名高管离任,因花式收服务费成被执行人

近日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发布两则高管变更公告,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分别在2月8日、2月28日离任。

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2月连续两名高管离任,因花式收服务费成被执行人

据披露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2021年2月8日通过股东决议,Ondrej Frydrych自2月8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在拟任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或监管部门核准前,由Vladimir Nyc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代为履职期限不超过相关监管规定。捷信消费金融原首席财务官王涛于2021年2月28日离任。关于新拟任的首席财务官,捷信将在获得监管部门相关任职资格核准后及时公告。

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2月连续两名高管离任,因花式收服务费成被执行人

据悉捷信最新消息,Ondrej Frydrych是捷克人,在2016年10月获批成为捷信消金董事长,并在此后与总经理Roman Wojdyla轮流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目前,Ondrej Frydrych在工商信息上仍是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其被列在捷信集团高级管理层名单中。王涛则是在2018年11月获天津银保监局核准担任捷信消费金融首席财务官至今。

代为履职的Vladimir Nyc则是捷信消费金融兄弟公司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捷信信驰”)的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3月12日,捷信消费金融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3317元。

公开庭审视频显示,该项被执行案与借款人雷某、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有关。雷某借款本金为45000元,年化利率为21%,但被捷信方面收取客户服务费、贷款管理费、灵活还款服务包等多项费用,雷某在还款44期后申请延期还款,随后逾期。雷某要求捷信方面退还除本金以外的其余费用,捷信方面称综合利率未超过36%,庭审结果未公开。

据捷信消费金融发行的捷赢2021年第一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当期ABS入池资产的单笔贷款年利率在14%到24%之间,加权平均贷款年利率达到23.22%,相关服务费收入并不属于入池资产,这意味着捷信发放的单笔贷款年利率最高或超过24%。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捷信消金总资产为877.82亿元,较2019年末的1045亿元缩水16.02%,而同时期招联消费金融的总资产为920.76亿元,已超过捷信。

去年上半年,捷信消金新增贷款发放量约为182.72亿元,与2019年同期的467.68亿元相比减少60.9%,录得营业收入75.54亿元,同比减少12.25%,录得净利润5300万元,同比减少93.3%,不到2019年全年净利润11.4亿元的5%。

截至2020年6月末捷信消金的不良贷款率为3.77%,较2019年末的3.6%有所攀升;资本充足率为12.03%,同业拆入资金余额占资金净额的比例从2019年末的26.53%降至22.55%,拨备覆盖率为150%。

捷信消金成立于2010年11月10日,是国际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捷信集团的孙公司,截至2020年6月末,捷信集团总资产达到225亿欧元,服务用户超过1.35亿。背靠捷信集团的捷信消金也是中国首批四家消费金融试点公司之一,截至2019年末,捷信消金是权益规模和资产规模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

2019年以来捷信消金高管变更频繁,前CFO郭剑霓、前CRO兼总经理Tomas已赴马上消费金融任职,郭剑霓接棒赵国庆履新马上消费金融总经理,Tomas担任马上消费金融首席风控官。

本文源自蓝鲸财经

本文版权由财经博客拥有,转载清署名!:财经博客 » 捷信最新消息;捷信消费金融2月连续两名高管离任,因花式收服务费成被执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