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消息002219恒康医疗股吧,甘肃省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的新余恒道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有的*ST恒康(002219)公司股票,近2845万股,于11月21日10时起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起拍,11月22日10时结束。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据平台消息002219恒康医疗股吧,本次拍卖共计4387人次围观,起拍价约5005.66万元,但无人出价致使流拍,这是*ST恒康相关股票首次拍卖遭遇流拍。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企查查信息显示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9月,主营业务有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当前*ST恒康共有近250条法律风险和经营风险。2020年8月24日,*ST恒康被申请破产重整,案号为(2020)甘12破申1号。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据此前,10月28日*ST恒康发布三季度业绩公告称,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约20.08亿元,同比下降26.70%;净亏损约4903万元。

潇湘晨报记者姚方媛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甘肃首富清空股权黯然离场 恒康医疗接棒者麻烦事不断

2018年,继西部资源实控权转手,此前擅长“市值管理”又遭致大额罚单的阙文彬继续深陷各种负面漩涡。而旗下的恒康医疗股价跌幅达70.62%,在A股288只医药行业上市公司股价跌幅排名中位列第5,并最终易手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109亿美元、98亿美元、87亿美元、65亿美元,这是王健林、马云、马化腾、李嘉诚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财富折损的数字。按照最新彭博亿万富翁数据榜单显示,至少有11个中国人在名单上失踪。

然而对几位“首富”位置上的常客而言,这不过是一个数字游戏,尽管它同样令人不快。至于另一些人,则可能在很长时间内回不来了。

2018年12月21日,宝塔实业(000595.SZ)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安部门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一边是旗下中国500强企业宝塔实业集团深陷债务危机,一边是所持宝塔实业股权被多次轮候冻结,已被列为“失信人”的孙珩超距其昔日“宁夏首富”的头衔渐行渐远。

在宁夏向西500公里外的甘肃省陇南市,曾在2009年至2017年胡润百富榜上连续9年蝉联甘肃首富的“恒康系”实控人阙文彬,其名字甚至先于孙珩超在2018年胡润富豪榜上消失。

这位出生于四川双流的前甘肃首富,依靠稀缺藏药“独一味”发迹,并成功将后者运作上市。在通过在资本市场轮番的并购操作后,多元化的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002219.SZ)。

“首富”的跌落路径总是惊人的相似。2018年的阙文彬同样深陷“债务危机”“股权轮候冻结”“被列为失信人”等负面漩涡中。

更糟的是,当阙文彬“长袖善舞”的技能在资本市场失灵,恒康医疗股价遭遇连续跌停的走势令这场危机加速蔓延。

《投资时报》携手标点财经研究院日前联袂推出的《2018年医药股跌幅榜》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8日,恒康医疗2018年以来股价跌幅达70.62%,在A股288只医药行业上市公司股价跌幅排名中位列第5名。

2018年11月19日,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拟将其所持的42.57%全部股份转让给张玉富、于兰军。这也意味着,待此次交易完成后张玉富将持有恒康医疗29.95%股份,进而成为恒康医疗新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阙文彬掌控了10年的“恒康系”资本故事在A股市场按下了终止键。

七成市值蒸发始末

与榜单中跌幅前四名公司几乎经历2018年全年下跌行情不同,“半路出家”的恒康医疗在2018年6月29日复牌后,仅历经半年时间跌幅即超过七成。

没有无缘无故的抛弃。令投资者用脚投票的首要因素是恒康医疗拟收购马鞍山医院的重组计划折戟;同时,继2017年归母净利同比下滑49.75%至2.03亿元,且创上市以来业绩最大降幅后,该公司2018年直接转盈为亏。

Wind数据显示,恒康医疗2018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亏损3.87亿元,同比下滑253.49%。其中,该公司第三季度归母净利亏损达4.59亿元,同比降幅高达631.03%。

随着2018年四季度数据持续低迷,该公司全年业绩则进一步走软。恒康医疗业绩预告显示,该公司预计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最高达14.00亿元,同比降幅最大为790.30%,而同期该公司医疗器械服务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26.36%。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事实上,无论是趋严的政策监管下导致重组并购终止,还是为阻止子公司业绩下滑频繁并购却令资金吃紧、负债激增,或是大额计提中药材库存跌价损失至净利润大幅下滑,上述缘由均无法成为该公司复牌后仅仅9个交易日即重挫60.97%的导火索。

究其根本,需要将时间拉回至该公司2017年10月30日停牌前的5个月。彼时,“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成为阙文彬资本运作的真实写照。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5月,阙文彬因在2016年2月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导致违法所得2657万元被没收,其还被处以等额罚款,所幸恒康医疗因违法行为轻微未受行政处罚。

2017年8月据证监会通报称,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阙文彬与蝶彩资产及其实控人谢风华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影响了恒康医疗股价,实现了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

据悉,2013年阙文彬“市值管理”期间减持恒康医疗2200万股,套现约4.4亿元,获利超过5000万元。鉴于此,证监会决定没收蝶彩资产违法所得4858万元,并处以9716万元罚款;对谢风华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没收阙文彬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同时,对谢风华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需要注意的是,“市值管理”的核心人物谢风华为昔日中国“内幕交易保代第一人”,也是中国内地证券界高管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第一人。

令人意外的是,案情还有续集上演。

2017年10月20日,证监会再次发布公告称,在查办蝶彩资产、谢风华、阙文彬操纵“恒康医疗案”过程中,发现一起内幕交易“案中案”。刘岳均、王国祥和薛兵元三名涉案人员均系恒康医疗“市值管理”期间内幕消息的知情人。证监会作出的处罚决定是,对上述三人均处以违法所得总额三倍的罚款,即“没一罚三”,罚款金额总计达1.4亿元。

暂别A股之路

“市值管理”遇阻的甘肃首富阙文彬,尽管在《胡润百富榜2017》以140亿元财富排在第239位,并在二级市场累计套现约16亿元,但甘愿冒“巨额处罚”风险却屡次铤而走险的阙,却多次涉及借款纠纷案件。

最“致命”的一击,来自2017年11月20日恒康医疗的公告,也就是该公司停牌后的第20天。

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收到由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因涉及8624万元借贷纠纷,阙文彬持有的7.94亿股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同时,阙文彬收到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其名下价值5.7亿元的1.54亿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同时受到司法冻结的还有阙文彬所持其旗下另一资本运作的上市公司平台西部资源(600139.SH)的部分股权。

如果说恒康医疗实控权的转让令阙文彬暂别A股市场画上句号,那么,西部资源陷入危机则是序幕的开启。

2017年11月9日,西部资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所持的占其总股本5.12%的无限售流通股,于2017年11月1日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三年。

巧合的是,就在恒康医疗停牌前两日,下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期间,前者便启动了资产重组计划,并进入此后长达8个月的停牌期。

“上述情况下,停牌之举一是为避免受同一实控人影响,恒康医疗股价异常导致阙文彬全部质押的股权出现强平风险;另外则是在为白武士的到来争取时间。”一位业内不具名的专业人士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率先迎来白武士的是西部资源。

2018年7月28日,西部资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恒康与隆沃文化于7月26日签订协议,隆沃文化拟受让四川恒康持有占西部资源总股本24.55%的股份。

而恒康医疗的接棒者,则是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元融通)的实际控制人张玉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恒康医疗此前并购马鞍山医院的资产重组终止,但最终却由中元融通成为接盘人。

这也意味着,阙文彬的股市生涯或许还有余音。

但面对负面消息缠身、2018年股价跌幅逾七成且业绩持续下滑的恒康医疗,一再襄助阙氏的张玉富作为新任实控人的日子恐不容乐观。

1月2日,2019年的第一个交易日,恒康医疗延续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涨势,小幅上涨1.45%,但其3.49元/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仍下挫70.2%。

本文版权由财经博客拥有,转载清署名!:财经博客 »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T恒康股票首次司法拍卖遭流拍,此前已被申请破产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