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19恒康医疗股吧,甘肃前首富大败局:“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濒临退市

记者 | 谢欣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甘肃前首富大败局:“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濒临退市

编辑 |

曾坐拥甘肃首富、“民营医院第一股”等光环的阙文彬与他旗下上市公司*ST恒康(002219002219恒康医疗股吧。SZ)走到了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

*ST恒康近日连续公告002219恒康医疗股吧,由于合同纠纷问题,公司已经被华宝信托、民生信托两家信托公司起诉,两家信托公司分别为*ST恒康参与设立的两个医疗机构并购基金京福华越与京福华采的优先级LP与中间级LP,而这背后无法兑付两只基金权益的原因则是*ST恒康早已深陷债务危机。

恒康医疗早年靠着卖藏药“独一味胶囊”发家002219恒康医疗股吧,2008年上市后,恒康医疗实控人阙文彬也身价暴增,曾连续多年成为甘肃省首富,2014年后恒康医疗开启大规模并购扩张,不断收购各类医院与医药企业,到了2019年,恒康医疗的医疗服务业务营收已经超过32亿元,占比87%,控股了十多家民营医院。

但好景不长,2018年恒康医疗忽然巨亏13.88亿元、2019年亏损更是扩大到24.98亿元,这也主要源于大肆并购的医院业绩未达标而带来的商誉减值,两年间的商誉减值超过了15亿元,而京福华越与京福华采的几笔收购便涵盖其中。

而京福华越与京福华采两只并购基金在成立后也开启了“买买买 ”之路,京福华越在2017年分别吃下了河南兰考第一医院、兰考堌阳医院和兰考东方医院,共花费了5亿元左右;京福华采则同年以2.3亿元收购江苏泗阳县人民医院。但三年之后,实际业绩与当时的承诺业绩相差巨大。

在两只基金设立之初,恒康医疗和阙文彬也曾签下了兜底协议。规定基金清算时,如果民生信托和华宝信托没有实现目标收益率,阙文彬有补足差额的义务,恒康医疗则有收购民生信托和华宝信托所持基金份额的义务。如今三年存续期已满,两只基金均处于亏损状态,民生信托与华宝信托自然按照条款要求恒康医疗方面进行兜底,但此时恒康医疗早已深陷债务危机,其今年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恒康医疗资产负债率高达96%。总负债高达46.74亿元,其中41.73亿元是流动负债,而流动资产仅11.13亿元,公司市值也只剩下30亿元左右。

面对无力履约的恒康医疗,两家信托在最近向多地法院提起诉讼。针对京福华越基金,民生信托要求本金、收益合计1912.69万元以及相关的违约金,华宝信托要求投资本金及收益3.88亿元以及相关的违约金;针对京福华采基金,民生信托索要本金、收益合计1.16亿元以及相关的违约金,华宝信托索要投资本金及收益4.37亿元以及相关的违约金。

华宝信托还在今年6月底向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申请对京福华越强制清算。7月29日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支持华宝信托的请求。

此外,华宝信托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恒康医疗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分别对恒康医疗持有的瓦房店第三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兰考第一医院有限公司、兰考堌阳医院有限公司、兰考东方医院有限公司、崇州二医院有限公司、萍乡市赣西肿瘤医院有限责任公司、盱眙恒山中医医院有限公司、康县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部分股权进行了冻结,而这基本上已是恒康医疗的主要家当了,

阙文彬也在不断寻找接盘方,通化金马实控人张玉富曾一度相当接近,但最终无果,而在今年阙文彬再度转让表决权,但留给他斡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版权由财经博客拥有,转载清署名!:财经博客 » 002219恒康医疗股吧,甘肃前首富大败局:“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濒临退市